教育新闻

一篇报道、一封来信,引出两名原酒厂职工的精彩退休生活_新闻频

编者按:7月22日,衢州晚报编辑部收到读者朋友傅金泉老先生的一封来信。傅老在信中首先感谢本报对其出书一事的报道(见7月3日晚报三版《八旬老人撰写130余万字“酒曲词典”》),其二是对晚报改版的祝贺“很高兴,相信会成功,作为一个老读者也关心”,最后又向我们报料原衢州市酒厂的许多老同事的退休生活丰富多彩,希望我们能多加关注。本报记者立刻响应,深入采访。

“我有故事,你有酒吗……想起那些时光,仿佛昨天一样,只是再也回不去那段无忧的年华……”一曲《旧时光》,唱出了多少人对青春的感怀?

7月23日,拿着傅金泉提供的联系人电话,记者很快找到了原衢州市酒厂的两名职工??龚环军和金光泉。之所以这么快捷,原因是厂虽散但人未散,老同事常有联系和聚会,他们之间的感情更是如陈年老酒一般,愈久愈浓,愈久愈纯。他们的故事亦是平凡之中见精彩,如美酒佳酿般让人回味无穷。

龚环军的1600多条“早安”微信

60岁的龚环军,今年2月份刚刚从市公路局超限超载检查站退休,他曾经是衢州市酒厂的员工。

“不为失败找借口,只为成功想办法。对完成不熟悉的事情,不必害怕做不好而被人嘲笑,对得起自己就好……新的一天早安!”

每天早上6点过,龚环军都会在朋友圈里准时发布一条早安“鸡汤”式短文。这样的举动,他已经坚持了近4年半,一共1600多天。

“内容都是我前一天晚上先在手机上编辑好的,第二天一早再准时发布。”

在龚环军眼里,这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。在老龚的朋友圈里,每一条早安短文下至少有30个以上的点赞。“有时我发晚了,朋友还会打电话过来询问我怎么了?”

今年疫情期间,老龚更是选取身边的题材,创作了许多防疫的宣传诗文,有公勺公筷的,也有提醒戴口罩的。“大概从3月2日开始,我每天写一篇,多的时候一天4篇,一共写了110天,都放在早安短文最后部分,大约有120篇。”龚环军说,自己在小区里看到有一些老人家带孙子孙女时,把大块的饭菜嚼碎了喂给孩子,这些都成了他即兴创作的源泉,每次只要思路来了,他就会立马拿起手机写下来,基本上一条防疫诗文在五六分钟内就能完成。用他的话说,他的诗文更多的是生活场景的再现,他追求的是接地气。

在他的手机里,记者看到一条今年3月3日编撰的防疫诗《口罩》:出门口罩嘴不离,居家窗户通风没?个人洗手勤有利,家庭分餐有作为。“为了好玩,调侃生活,当然也会追求韵律。”龚环军说,自己当过兵,还有五六年的中小学代课老师经历,1986年底进衢州市酒厂工作,前后大约待了五年时间,做的是储运工作。